蒋召光:搭建千人石材供采交流平台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09-07 04:08

  在石材圈,说起“水头老蒋”,几乎无人不晓。这个“老”不是指年纪大,而是富有经验、阅历深。2007年,来自安徽的年轻小伙蒋召光,误打误撞进了石材圈。12年来,他扎根水头,从一个天天骑自行车到工厂兜售“豆腐块”的小伙,蜕变成了如今业内人人皆知的“水头老蒋”。

  混迹石材圈10余年,老蒋几乎把各种主流石材品种认识了个遍,不少采购商找不到大板,都来咨询他。然而,号称石材品种信息通的他,并没有将自己的专长变现,一直为行业提供免费服务。今年,他还顺应市场需求,创建了2000多人的“黑白灰”微信群,并组织多场线下联谊会,为采供双方搭建交流平台。本报记者蔡静琦文/图视频

  “老蒋工作室”位于水头滨海大道,这是一间二三十平方米的店面。里面放着三两个铁架,放满了密密麻麻的石材样品。老蒋坐在茶桌前缓缓斟茶,在他背后的雪白墙壁上挂着六七块石材企业广告牌。

  蒋召光说,他每个月都会接待数十波前来咨询的采购商,一些熟悉的石材供应商说是支持,也是看中了“老蒋工作室”的流量,主动提出在此投放广告。老蒋也不拒绝,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无偿为各采购商提供服务,这些广告恰好与工作室的租金相抵。

  “老蒋工作室”于去年成立。此前,老蒋每天都在市场里“流窜”,并没有固定的落脚点。12年前,他误打误撞进入了石材广告业,帮广告公司到各个石材企业拉“豆腐块”。当时,公司连基本的交通设备都没给配。

  “当时口袋里仅有几百块钱,别说摩托车,就连电动车也买不起,但总不能整天徒步走几十公里,索性买了辆自行车。”回忆起初来水头的场景,老蒋甚是无奈,做哪行不是做,先养活自己最重要。既然进了石材广告这一行,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。

  2007年的水头,环保还没开始治理,尘土满大街飞舞。老蒋骑着自行车在满是大货车的街上穿行,汗水浸湿衣裳,夹杂着尘土,从额头上滚入眼睛,不一会儿就凝结成颗粒,黏住睫毛,刺得睁不开眼。

  “公司在水头,有时候要跑到官桥、石井,来回就是三四十公里,一路上特别艰难。”老蒋说,在水头工作,几乎没有周末,每天早上起来,到公司开个会,就开始到工厂谈业务。

  要让老板们做广告,必须先对每家工厂经营的产品和价格有个了解。为此,老蒋在洽谈之前,都会先下到工厂里,看石材的板面和纹理,再从工厂管理口中,了解产品的定位和价位。12年来,除了过年放假,老蒋没有一天不在市场里走,市场上的主流品种都一一刻入他的大脑里。“能认个几百种,像一些老品种,一般看一眼就知道是哪个产区。”老蒋说。

  “2015年以来,工装市场疲软。一个项目就有几个甚至十几个石材供应商在竞争。同时,很多装饰公司为了尽可能地压低成本,会寻找比中标产品性价比更高的替代产品。”老蒋说,过去几年,拿着小样品来咨询他的采购商很多。

  老蒋指着铁架上旁的一款白石跟记者说道:“你看,这块白石是不是乍看过去跟雪花白特别像,当然油性、光性比不上纯正意大利进口的雪花白,但板面和纹路与雪花白相当接近,价格却不及1/8。雪花白一平方米好千元,甚至上万元。所以这款是一款性价比超高的雪花白替代品。”老蒋认为,成本是供应商承接工程项目的天然屏障。在“低价中标”的大环境下,拥有性价比更高的产品,自然更有话语权。

  “价格差别,不仅体现在不同矿区的产品上,就算同一座矿,也有多种价格。”老蒋补充道,他会根据采购商的心理价位,为其筛选。“现在市场上,经营同一个品种的商户少则四五家,多则上百家。有些卖A级货,有些卖B级货、C级货,价格区别大了。”老蒋说。

  今年3月,老蒋还成立了5个大群,共2000余人,涵盖了市场上绝大部分的黑、白、灰三个色系的石材供应商和采购商,成为水头最大的“黑白灰”圈子。

  “米黄时代已经过去,现在是灰石时代,去水头各大板市场逛一圈就知道,几乎每家商户都有在经营灰石,白色的价位高,所以经营者相对灰石来说,还是少了些。黑色作为经典配色,一直都有市场。”老蒋说,正因为有这么庞大的人群在做“黑白灰”产品,所以他才想把这些人整合在一起。

  老蒋坦言,近年来,特别是去年下半年开始,来咨询他品种信息的人中,十个有八个是问灰色品种的。但很尴尬的是,采购商或者甲方提供的灰石照片,在不同环境里,拍出的效果不尽相同。

  “别说提供图片无法辨别,就算拿了实物样品也无法确认。”老蒋说,现在很多参与投标的供应商在给甲方提供样品时,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不轻易被窃取,把样品做得特别小,最小的仅切成5cm*10cm的标准,再加上贴标占了一半,根本看不出样品的特征来。

  许多次,老蒋把有采购需求的样品图片发到朋友圈。令他惊喜的是,没几分钟就有了十几家供应商留言。在他赶赴多个工厂确认时,却发现无一和图片完全一样。为了避免这种徒劳再次发生,老蒋就想着把这些供应商和采购商整合起来,促成他们的无缝交流。

  有人不解,老蒋为何把自己的资源贡献出来?在老蒋看来,自己即便不这么做,也会有人这么做。“现在是互联网经济时代,想要垄断信息是不可能的事,就算我不这么做,供采双方早晚也能够在网络上实现对接。而我不过做了件顺水推舟的事,让这种对接快一些。”老蒋如是说。